当前位置 :主页 > 房产 >

文章查看

华人房产中介称低质量移民新西兰 引发讨论
* 来源 :http://www.creatingbrain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1-18 20:59 * 浏览 :

  中新网8月15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道,前不久,一位名叫Adam华人房产中介面对镜头表达对海外投资者来新西兰炒房的种种不满,引起华社广泛关注。最近,Adam又写了一封信给英文,进一步表达了自己对移民和房产的看法。此番言论一出,不少华人纷纷站出来,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“我是一个在工作的华人房产中介,最近我给优先党Winston Peters写了一封信表达我对房产危机和移民政策的看法。我想,作为一个移民,我能更全面地看待这个问题。

  我和家人在2001年从中国移民到,我们希望在这里一个崭新的生活方式,希望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好的教育。

  那个时候,充盈着由欧洲和本土文化相融合而产生的“Kiwi”文化,来自不同种族的移民不断为这个城市灌注着活力与繁荣。

  但渐渐地,一些不同寻常的情况在悄然发生。不再是一种“平衡”的种族融合,取而代之的是突出的中国色彩。在城中心和郊区,处处都是设计的中文标识,或者只有有限的英文标识。一些保健品店、网吧、餐馆,还有一些看起来可疑的地方好像只接待华人客户。大部分营业员都是兼职的中国学生。

  最近我在东京碰到2位日本人说:“到就像去到了中国。你听不到英语,看不到Kiwi,都是中国人、中国人、中国人。”他们感到茫然不解,甚至有时候你也能够听到中国留学生说,不知道是来学中文的还是学英文的?

  房地产界也面临同样的情况。虽然统计数据显示,只有3-5%的外国买家,但在过去5年,我们在open home和房产拍卖现场看到的是什么?

  我记得有些年轻的夫妇双手紧握,眼睛盯着拍卖屏幕,但最后只是发现他们梦想的家被说普通话的人拍走了。

  当这个房子在几个月之后重新上市的时候,我几乎不敢想象,没拍下的本地人会是什么感受。而房子重新上市的时候,价格已经涨了20万。与此同时,在新西兰在中国的另一个房产展销上,打开了另一瓶香槟举杯庆祝。

  最近Newshub采访我的时候,曾经问我是否担心中国人在新西兰的优势地位。我并不担心这点,我也从来没有想过种族优势问题。否则,这会变成的种族主义。

  这是关于你希望或者新西兰成为什么样子?你希望受过教育、有技能的专业人士来带动我们的经济发展,还是只希望在街边再开一个中国餐厅,让旅游者误以为是中国?

  Winston Peters说,很多人之所以来新西兰,是因为他们无法去美国、、英国和。他的说法是正确的。至少在我周围的中国人中,很多人表示他们的确是没办法才选择了新西兰。

  所以,我们在吸收低质量的移民,他们既无法融入我们的文化,也无法开创针对所有人的生意,为kiwi提供就业。

  放松移民政策所带来的结果,就是一场向下的速滑;在房地产市场,带来的只是一场非的繁荣。现在是新西兰人重新思考的时候了。”

  “我严重怀疑这封信是由一个中国人写的,首先这封信是匿名的,这显然许多的因素。其次,这封信是懦夫的行为。如果你想站出来中国人,那么就直截了当去做,躲在后面算什么?亮明你的身份,不然你说的话有什么可信度?”

  A:已经成为了一个超级大城市,说它不健康,这常主观的。熏酒健康吗?我们的青少年堕胎率健康吗?城市的流浪汉问题健康吗?城市的案健康吗?

  A:貌似这封信是优先党公关部门发出来的,但他应该将信寄给报发表。我怀疑这个Adamd的身份,他就是别人手里的一张牌。

  A:我认为Winston应该将这封信的来龙去脉公开出来,这样我们才知道它的来。引用两个匿名的日本人的看法,简直是至极。首先,一个日本人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,一个来到新西兰的白人反而还容易给出这样的看法。你想想,难道一个亚洲人抱怨太亚洲?

  另外,中国人或者人民币怎么就不健康了?是帮助建造新西兰旅游基础设施的中国资金不健康,还是来自中国的劳动力不健康?

  “我并不认同信中说的,那些到新西兰的是亚洲人的低收入人群。很多技术移民来到新西兰,为国家做出了贡献。”

  A:我认为这是懦弱的表现,谁知道这信出自谁之手。如果这是一个中国人写的,那么他一开始就不该来新西兰,为他担心的问题又徒增了新问题,他应该回去,离开新西兰。很难相信一个亚裔房产中介会写这封信,这会毁了他的工作和收入。

  再来说说他对于廉价中国店铺的言论,不久前,多美几乎是空荡荡的。而现在那里的发展非常繁荣和多元化。我们甚至还举办了更多的庆祝节日:中国春节、元宵节等等。

  A:新西兰很多城市都有成千上万的工作招聘信息,这些在苦苦挣扎买房的人可以考虑这些地方。

  ,情况紧急,中日双方都积极搜救,确实展现出了主义的,值得充分肯定。

  因各人底线不同,或者说,对世界的认知与的期许不同,故而对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。

  有几千年历史的天皇,如何适应现代社会?而对“一系”的天皇制习以为常的日本社会又是否要时代,接受天皇制的呢?